近年来,皖仪科技的应收账款高企,2017年~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7403万元、9346万元和1.17亿元,基本是同期净利润的两倍,一旦这些应收账款出现类似深圳盖洛奇问题,将对公司造车致命打击。

招股书显示,“深圳市盖洛奇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盖洛奇)目前是皖仪科技应收账款的第一大欠款客户。截至 2019 年末,皖仪科技仍存在对盖洛奇278.09 万元未能完成回款及 892.43 万元应收票据,涉及金额高达上千万元。双方的交易源于2017年,当年深圳盖洛奇以1812.39万元的采购额位列皖仪科技的第一大客户。

业绩严重“注水” 涉嫌财务造假

皖仪科技号称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然而近年来公司盈利却主要依靠当地政府的补助和税收优惠。皖仪科技自身开拓业务比较艰难,这一点反映在公司高企的销售费用。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上年半,皖仪科技销售费用率分别高达22.33%、23.06%和28.10%,超过行业均值10多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同期皖仪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0.84%、10.85%和16.92%,明显低于公司销售费用率。

天眼查显示,深圳盖洛奇2011年,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的实缴资本为0,参保人数3人,2018年底,该公司因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联系上,而被工商部门列为异常名录之中,至今未能移除。

然而,皖仪科技是在和深圳盖洛奇做生意,并没有和银隆新能源直接做生意,要钱也要不到银隆的头上去。为何皖仪科技要和众多空壳公司做生意,而不是直接签订终端用户呢?这背后又有怎样的隐情?

“这些公司,很多一看就是空壳公司,和这些公司做生意。一是业务的可持续性可能存在问题,二是,说不定这些公司过两天就倒闭了,需要特别注意回款的问题。”一位投行人士分析称。

多家大客户为“空壳”公司 贸易“掮客”风险大

为了获得当地政府的补助,皖仪科技可谓绞尽脑汁。2019年11月,合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2019年合肥市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企业名单的公示》,后标题改为《关于2019年合肥市失业保险稳岗返还企业名单的公示》。彼时正在冲刺IPO皖仪科技也在名单之列。

深圳盖洛奇向皖仪科技采购的产品,最终是提供给银隆新能源,然而众所周知,近年来银隆新能源相继陷入骗补、高层内斗、经营困难,原创始人出走美国,管理层大换血等。目前,银隆新能源因为有董明珠“背书”,还可以维持正常经营,但是之前管理层的所敲定的生意,是否存在重大变数呢?这一点从,皖仪科技迟迟难以收回款项来看,几乎可以是肯定的。

除了拿政府补助外,皖仪科技拿到了大量的企业所得税优惠和研发费用扣除。2017年~2019年,皖仪科技销售的企业所得税优惠和研发费用扣除分别达到632万元、845万元和918万元,占11.18%、14.19%、12.35%。

为了做出业绩,冲刺IPO,皖仪科技可谓饥不择食。招股书显示,近年来皖仪科技和大量的“空壳”公司做生意,与这些公司的业绩倒也不是全是“假”的,但是这些公司中,不排除有不少是一些“掮客”,只是为了赚一笔不斐的中间费用而已。

招股书显示,皖仪科技2019年贸易商模式下前五大客户包括上海净山环保、福建碧霞环保、龙岩碧水源环保、河南绿盈环保。天眼查显示,上海净山环保成立于2019年1月,参保人数1人,成立当年皖仪科技对其销售额为598.79万元。

不要看,皖仪科技每年有几千万的利润,但其中主要还是靠业绩“注水”实现的。招股书显示,仪科技对政府补助依赖较大。2017年~2019年,皖仪科技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712万元、2806万元和3761万元,占当期总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7.96%、47.05%和50.61%。

福建碧霞环保、河南绿盈环保和龙岩碧水源均成立不久,成立时间自由两三年,这三家公司参加社保人数很少。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皖仪科技与龙岩碧水源环保正在因产品质量和货款问题打官司。

(参保仅1人的上海净山环保成立当年便向皖仪科技大举采购)

要知道这样的差距并不算小。毕竟2018年皖仪科技项目总包商客户,第一大客户武汉逸飞激光设备有限公司的销售额也在620.53万元。以皖仪科技披露的数据为基数的话,上述两家公司披露的差异率达到153%。

5月3日,在国内分析检测仪器厂商——安徽皖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仪科技)过会后,当地政府旗下官方微博“安徽发布”发布消息称“近日,由安徽省投资集团产业基金参与投资的皖仪科技成功通过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审核……”言语中,似乎有祝贺这家公司上市之意。

目前,皖仪科技的体量较小。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皖仪科技实现营收分别是2.84亿元、3.26亿元和4.0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是3925万元、4383万元和5326万元。相比已上市的同行,以皖仪科技目前的体量而言,市场占有率不到3%。

除了业绩“注水”外,皖仪科技还涉嫌财务造假。招股书显示,2018年皖仪科技向深圳市联赢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赢激光)销售了353.42万元。而据联赢激光披露,2018年,公司向皖仪科技采购了894.09万元。这二者存在541.09万元的差距。

然而,即使是“注水”如此严重,皖仪科技的业绩也存在诸多问题。包括皖仪科技披露的销售数据,与相应供应商披露的采购数据,存在巨大的差异,差异幅度超过150%。

的确,皖仪科技被当地政府所看重,并被给予了大量的扶持政策。招股书显示,近年来,皖仪科技的业绩“水分”严重。2019年,皖仪科技净利润中有50%来自于当地政府的补助,此外还给予税收优惠、研发扣除等政策,全力扶这家公司上马。

一家拟IPO企业,号称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皖仪科技,为了拿政府的补助,即使是被打上“经营困难企业”的标签也在所不惜。其中的原因为何?不得而知,但通过各种“骚”操作,获取大量政府补助,让公司账面上的业绩好看些,对于皖仪科技IPO无疑是有利的。但是这种补助是可持续的吗?

曾为皖仪科技贡献上千万营收的“贸易商”也是“空壳”公司,而背后的终端用户实际上为银隆新能源,但由于此前银隆涉嫌诸多丑闻,导致这笔上千万的生意,有大量的款项收不回来了,但由于皖仪科技不是直接与银隆做生意,这背后的钱能否要回来,还是未知数。而皖仪科技和这类空壳公司做生意的还不少。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鑫配网www.168jinniu.org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5-2025 中信e配官方网 版权所有